歡迎光臨
我們一直在努力

回憶桑斯現任主席:要是沒有他,皇家馬德里不太可能評為二十世紀最好足球隊

原題目:回憶桑斯現任主席:要是沒有他,皇家馬德里不太可能評為二十世紀最好足球隊

中國北京時間3月22日零晨,意大利世界足壇傳出了一個讓人哀痛的信息——以前在1995-2001年期內出任皇馬主席的洛倫索·桑斯,因感柒新冠病毒搶救無效,在佛羅倫薩本地去世,壽終76歲。

針對那位老現任主席,年青的足球迷們將會并不了解,殊不知針對皇家馬德里這個二十世紀最好俱樂部隊而言,那位在任五年的現任主席,可謂是承前啟后、有重塑之功。

更是在他手下,皇家馬德里在1999年和2001年二度斬獲歐洲冠軍杯,找到往日名門影響力,為二十一世紀的“明星銀河戰艦”奠定基礎。

桑斯為皇家馬德里的再度掘起立過大功。

32年,重返歐洲之巔

洛倫佐·桑斯出生于1943年8月9日,于1985年進到皇家馬德里高管。1996年,曾任皇馬主席的門多薩卸任,桑斯接到了足球隊掌門的大印。

就任之際,桑斯就遭遇著足球隊升級換代的重擔,隊中的老足球運動員早已逐漸沒法擔任猛烈的市場競爭,因此在1996年夏季,皇家馬德里在夏季轉會上剛開始聯合行動,拉攏了一大批出色的足球運動員。

約翰遜·戈米斯、蘇克、米賈托維奇、西多夫,她們和早已在足球隊中的勞爾、耶羅及其雷東多等,相互建立起了這支全新升級的皇家馬德里。

自然,一位達標的掌門也是必不可少的——嚴苛的意大利教練卡佩羅,被桑斯選定變成這艘艦船的艦長。

揚帆遠航的皇家馬德里,在1996-1997賽季中,完爆c羅的巴薩羅那獲得了冠軍聯賽,蘇克、米賈托維奇和勞爾構成的后衛三叉戟異彩紛呈。

更大的光輝來自于自此的1997-1998賽季,卡佩羅在得冠后卸任,海因克斯接掌了帥印,足球隊在歐冠賽場中一路斬將,并在阿姆斯特丹的比賽體育場館,與那時候被認可為歐州最種子隊——由施蒂利克掌管,克洛澤和皮耶羅等榜首的尤文圖斯隊相逢于總決賽。

那一場賽事中,整體實力更強的班馬公會占有了一定的優點,可是戈米斯的全力射球在歷經映射以后,被米賈托維奇抓住機會,晃過守門員界外球送進空門。

就是這個入球,讓皇家馬德里一球小彭尤文圖斯,站在了久別32年的歷程的歐洲之巔。

桑斯治下,皇家馬德里兩奪歐洲冠軍杯。

“二十世紀最好俱樂部隊”

自此在1999-2000賽季,皇家馬德里在各類比賽中的主要表現并不盡人意,也造成 了曾任主教練托沙克的下課了。

桑斯這時沒有遲疑,任職博斯克變成新一任教練后,足球隊在公開賽和歐洲冠軍杯兩根前線上慢慢控住了腳后跟,而且取得成功斬獲了工作組出線權。而自此的一幕幕,則更難以忘懷……

1/4總決賽與衛冕ac米蘭的交戰,皇家馬德里在老特拉福德展示出了足球隊造型藝術的巨大風采:雷東多在道德底線處的腳跟挑球,完成了歐洲冠軍杯在歷史上最杰出的助功之一——勞爾夾擊及時輕輕松松打門,這一幕此后變成了許多足球集錦都不肯錯過了的一瞬間。

雷東多腳跟挑球,助功勞爾打門。

總決賽中,皇家馬德里與強勁的拜仁慕尼黑相逢,全部賽季都沒有主要表現的阿蘭希勒,在伯納烏的第一回合賽事中進行入球,協助足球隊以2比0占得主動權;次連擊也是美國人在緊要關頭絕平戰況,吹滅了拜仁慕尼黑反攻的趨勢。

連挫強敵的皇家馬德里,在總決賽中應對同國足球隊熱那亞,再也不會了顧慮——她們在法蘭西大球場以3比0完爆敵人,進而古代歷史第八次舉起了歐冠獎杯。

賽事中麥克馬納曼的剪刀腳騰空打門,及其勞爾飛奔上半場以后捉弄卡尼薩雷斯鎖住勝局,都變成停留在足球迷心里的幸福界面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哪個賽季,十八歲的伊拉斯·卡西利亞斯在博斯克走馬上任以后,快速坐穩了腳后跟,變成了將來十多年內,皇家馬德里和意大利中國國家隊的守護者。

可以說,要是沒有桑斯階段的2個歐洲冠軍杯,皇家馬德里不太可能被獲評二十世紀最好俱樂部隊。

臨終前,他也不愿給醫院門診找麻煩

假如說新千年弗洛倫蒂諾階段的皇家馬德里,是星光閃耀的銀河戰艦,那麼在他前女友桑斯的手下,皇家馬德里的星河或許沒那麼奪目。

她們都還沒c羅,都還沒克洛澤,都還沒菲戈,也都還沒大衛貝克漢姆……殊不知這批足球運動員,秉持了皇家馬德里一直以來作戰到最后一刻的精神實質,在總體水平并不占優勢的狀況下,不斷戰勝尤文圖斯、ac米蘭、拜仁慕尼黑那樣的強悍敵人,依次2次站在了歐洲之巔,也確立了足球隊在未來世界足壇中的影響力。

或許,要不是桑斯現任主席的勤奮,后來者談論到皇家馬德里時候說:“這以前是一支多么的杰出的足球隊啊,殊不知不清楚什么時候,她們才可以修復以往的榮譽。”

而洛倫索·桑斯,讓皇家馬德里在現場轉播時期來臨之際,再次確立了在歐州世界足壇的王者英雄影響力,不會變成足球迷嘴中令人扼腕的“往日名門”。

這,就是桑斯在他掌管足球隊的五年時間里,所留有的較大 財富。

在聞悉桑斯去世的信息后,1999年歐洲冠軍杯元勛米賈托維奇表達,在自身心里桑斯宛如爸爸一般——這一夜在自身人生道路中,是最痛楚的,桑斯的去世代表“一位里程碑式的俱樂部隊現任主席”此后離去。

勞爾在社交網絡上說,“桑斯現任主席告慰,人們始終沒忘記你”;卡西也表述了對桑斯和其親人的問慰;而戈米斯則寫到——“針對他為人們努力的一切,人們只有感謝。”

令人尊重的是,依照桑斯兒子的詳細介紹,爸爸以便不給現階段工作壓力極大的醫院門診增加承擔,直至呼吸不暢前都不愿意看醫生醫治,僅僅自己在家服藥。

“她說他自己僅僅發完一點小燒,不期待讓醫療體系偏癱,但他住院時,查驗顯示信息血里的氧氣含量早已非常少了。”小桑斯說。

“實際上,他身上出現了新冠病毒也有的所有病癥……他以前人體很粗獷,但最后還是倒地了,他僅僅不愿給大伙兒找麻煩。”

(文中來源于澎湃新聞網,大量原創新聞資訊立即下載“澎湃新聞網”APP)

小編: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足球吧 » 回憶桑斯現任主席:要是沒有他,皇家馬德里不太可能評為二十世紀最好足球隊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QQ號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
登錄

忘記密碼 ?

切換登錄

注冊

六码中特网